專題報道

專家史占華:人生就是為了做正直而純正的事情

發布時間:2006-09-14 11:58:31 最後更新:2018-09-17 10:48:43 浏覽次數:1720

2005年7月15日零時23分,随着直徑610毫米的穿越管道從浙江省舟山市的外釣島出土點平穩鑽出,世界上距離最長、規模最大的海底管道定向鑽穿越工程外釣島——冊子島海底管道穿越工程獲得成功。作為施工方案的設計者和執行者,史占華憑借“世界第一穿”再次揚名海内外業界。

2006年3月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吳邦國來到廊坊香河“天下第一城”,興緻勃勃參觀了史占華的科技創新産品——管道穿越技術定位鑽機和導向系統。

4月1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長春在香河親切接見了史占華,聽取他彙報公司自主研制的系列水平定向鑽機導向系統以及在浙江舟山的外釣島海底穿越過程中首次采用的導向孔定位對接技術。

5月28日,史占華走進莊嚴的人民大會堂,憑借外釣島——冊子島海底管道穿越工程的“世界第一穿”摘取了2005年度中國“十大科技新聞人物”桂冠。

史占華,清華大學畢業,師從動力機械與控制工程專家倪維鬥院士,現為河北廊坊華元機電工程有限公司總經理,我國著名的管道定向穿越工程專家。熟悉史占華的人都稱他“史工”。因為在華元,從産品技術設計到工程實施方案都由他親自操刀,身為“CEO”(首席執行官)的史占華其實更願意扮演“CTO”(首席技術官)的角色。

1985年,32歲的石油管道局工程師史占華帶隊去美國考察,為我國引進第一台管道定向穿越設備。國家給了他800萬美元,其時相當于人民币6000萬元。史占華以敏銳的眼光、老到的技術思維,跟美國人展開了針鋒相對的談判,結果引進設備僅花費了279萬美元,為國家節約了521萬美元的外彙。史占華的表現讓美國人無話可說,反而給他開出了相當優厚的條件,相對于他每月幾十元工資的千倍之多,史占華不為所動,毅然回到了中國。回國後,他所在的單位為此榮記二等功一次。

20年過去了,史占華已經在這個行業“鑽”出了名堂——在國内沒有先例的情況下,史占華一切從零做起,自主研發了“雙向鑽頭”,最終打破國外設備壟斷市場的局面。他的企業能夠生産全套具有完全自主知識産權的管道穿越設備和控向系統,每米的穿越費用即使以現價計也不過2000元左右。由他負責設計施工的400餘次管道,無論大小和難易,穿越無一失敗,這更是圈内的奇迹。

如今史占華的身價過億,可是他不喝酒不抽煙不吃肉不愛旅遊,住的是不到100平方米的房子,開的是一輛老捷達。他的辦公室裡沒有大電視、沒有盆景、沒有字畫、沒有上牆的制度和格言、沒有報夾。僅有的是幾組沙發,一張很不起眼的老闆桌,兩個書櫃,電腦桌上的電腦還不是液晶顯示屏的那種,很舊了。一個書櫃裡是他的專業書,如:《衛星通信系統與技術》《電磁物理學》《高能化學反應學》《氫能》《通信電子線路》,多新多舊的都有。随手抽出一本來,都有翻閱過的痕迹,有不少的地方都作了标注,并且把書中内容該改進的地方也指出來了,畫上了許多問号。另一個書櫃中是史占華喜歡的書法、繪畫書籍。

桌子上一本《電磁學》是1979年出版的,也不知道他是從哪裡淘來的。打開折頁,400多頁的書,已經看到354頁。用史占華的話說,書有新舊,知識沒有新舊。桌子上有幾摞文件,一摞是關于建立華元科技研究院的建設方案,一摞是關于收購錦州重型機械廠的方案,一摞是外釣島——冊子島穿越工程總結,一摞是洛陽黃河穿越工程技術指标參數報告。

屋内的主人,也是平常而低調:個子不高,也沒有精明幹練的神态,頭發淩亂,面容有些憔悴,腳上的皮鞋是不時興的大圓頭,看上去好幾個月沒有打油了,唯有襯衣是剛換上的。但他才思敏捷,和記者一聊起數百次的新産品成功開發和上百次的管道成功穿越,話匣一打開就是兩個多鐘頭——

“世界第一穿”

記者:“世界第一穿”到底是一條什麼樣的管道?

史占華:這還要從海上的輸油網絡說起。岙山——鎮海進口原油輸送管道,是中國石化集團公司為保障上海和南京地區石化企業進出口原油裝卸與運輸而投資建設的一條主幹管道。它利用甯波和舟山地區的深水港優勢,将岙山中轉油庫、冊子島中轉油庫、鎮海中轉油庫與甬甯滬原油管道連接。外釣島——冊子島海底管道穿越工程正是這個輸油網絡中至關重要的一環,更被“譽為”整個岙山——鎮海進口原油輸送管道的“卡脖子”工程。

這一片海域海底暗流洶湧,地質情況複雜,同時又是一個深水碼頭,所以在這裡直接鋪設海底管道、修建隧道、架設海上輸油管道都行不通,“華山一條路”,隻能是海底管道穿越。

這一“穿”深度80.67米,長度2350米,其中穿越岩石長度達370米,岩石硬度最高達140兆帕,此外穿越底層還包括礫石含量高的黏土質礫層和軟塑的淤泥質黏土層。這樣的地質條件硬的硬、軟的軟,有的地方硬得相當于在花崗岩上掏洞,有的地方軟得連鑽頭也會陷在淤泥裡,而鑽頭通過礫石層時,鑽出的碎石還有可能将鑽好的導向孔堵死。該工程涉及到機械、電子、工程控制、地質、地球物理等諸多領域,工程的難度也是空前的:管道的長度和直徑世界第一,岩石硬度、地質的複雜世界第一。

記者:當時的競标情況如何?

史占華:在競标外釣島——冊子島海底管道穿越工程項目時,先後有6家中外資公司參與,國外企業報價是1億多元,我隻報了5000多萬人民币,比國内同行都少得多。雖然在競标方案中,我的穿越方案技術評分最高,但這項工程容不得一絲閃失,由于企業規模和抗風險能力的評估,即使報價不到國外公司的一半,我也沒能中标,這讓我或多或少地體會到民營企業的尴尬。但是,我想,這個工程早晚要找我。

3個月後,因為技術和工程難度,外國企業跑了,當招标方再次找到我時,我隻說了一句話:“我的車都已到舟山了,我覺得該到找我的時候了。”就這樣,2005年3月9日,伴随着鑽機隆隆的轟鳴,千餘斤重的鑽頭在300噸的動力下,向大海發出了征戰的怒吼……

記者:如何評估這次工程的難度?

史占華:作為一個搞技術的,我不能信口開河,承諾了就一定要做到。一旦這個項目有閃失,不僅是我史占華一個人傾家蕩産、身敗名裂,華元公司也承擔不起。因而,“世界第一穿”隻許成功不許失敗。如果這條管道通了,輸送原油每天的利潤可以達到幾百萬;但如果穿不成功,幾十公裡的海上輸油線、已經建成的數個海上中轉油庫怎麼辦?整個輸油網絡可能要重新規劃,後果不敢讓人去想。還有世界大公司都在注目,都在……那是讓人感受不盡的民族尊嚴啊!如果不成功,意味着國家的損失,民族尊嚴的損失。

這次穿越最關鍵的技術之一就是鑽頭對接。2350米是管道穿越史上從未有過的數字,這麼長的距離,根據該工程的地質情況,單向穿越是無法完成的,于是我設計了“雙向鑽頭對接”,主鑽頭完成3/4的長度,餘下的1/4由另一隻鑽頭從對面完成,兩隻鑽頭要在海底對接。按照我的設計方案,要從相對的兩個方向海底鑽孔,長度加起來超過兩公裡,在80多米深的海底,這兩個孔要實現對接;對接後,一個送一個拉,從一側拽出來,而這一切隻能通過數字的變化來控制。當時,所有聽到這個方案的專家,無論國内還是國外,都認為是Mission Impossible(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但最終結果表明,國内強者做不到的,我們華元人做到了,國外權威做不到的,我們華元人也做到了。

記者:那麼,具體在施工過程中遇到的困難是否如您先前所料呢?

史占華:工程競标前,我和助手們就知道這是一塊難啃的“骨頭”。做工程,圖紙是一回事,施工又是一回事,往往真正開工後,層出不窮的難題是無法一一預料的。我接手的時候就知道這個項目很難,做到中間覺得更難,簡直是寸步難行,那時候鑽機發出的聲音如同哀嚎一樣,一根鑽杆下去,幾個鐘頭都不動,拉回來一看,合金的鑽頭都磨沒了。難!太難了。

軟塑的淤泥黏土層承載力差,鑽頭下去不能擡頭,出土困難;工程位于填海滑坡地帶,海水倒灌,淡水供應困難;村莊、池塘、山岡、場區樓房、大面積的生産設施,造成管道預制困難;入土端出現370米的岩石段,硬度高、擴孔器磨損嚴重,造成洗孔和管道回拖困難……

當時,我坐在鐵皮搭成的控制室裡,極目遠眺,天灰水暗,細雨蒙蒙,遙望海島上的山頂在雲端忽隐忽現,着實擔心“前途未蔔”的管道穿越。有一次,我把這種真實的感慨順手寫在一張紙上:“天地之間我最難,幾經絕路又釋然。明知天路雲端險,還要登高攬衆山。”

工程進入沖刺階段,如果發生鑽杆斷裂整個工程将毀于一旦,無法補救,以至于工程後期,我晚上睡覺不敢關燈,生怕睡實,每兩個小時就要打一個電話到工地,随時詢問進度、監督參數,工程結束後很長一段時間,我的夢裡還經常出現鑽頭無法推進,管子不能回拖的情景。

記者:事實上您是如何解決海底對接問題的?對接成功後為什麼要把鑽頭扔進大海?

史占華:鑽頭對接的技術含量很高,需要很寬的知識面,并且要清楚地掌握控向理論,包括數據采集等很多内容。鑽頭在海底,我們不可能看到它是怎麼前進的,這時每一個參數的變化都在反映鑽頭的情況,兩個鑽頭能夠實現對接,完全靠計算機控制,這就要求對每一個參數的含義非常清楚,能準确地控制鑽頭的方向。

曆經128個晝夜,國外權威做不到的,我們做到了!我們自己設計生産了YH—3000型和YH—1300型水平定向鑽機、導向系統及定位設備。事後曾有外國人開出天價購買這幾項技術産權,我拒絕了。因為,這些技術是屬于我們華元人的,更屬于中華民族。所以,最絕密的鑽頭,我更要讓它成為中華民族的絕密。

現在回想起來還蠻有意思。關于兩個鑽頭是怎麼對接的?用的是什麼樣的鑽頭?幾乎所有的同行在工程結束後都在尋找這些問題的答案,包括項目的美國監理也想在工地上找到這兩個非同一般的鑽頭。殊不知,這兩個鑽頭在完成使命的第二天,就回歸大海了。我的靈感是從大海中來的,用完了就把它還給大海吧。我把它們扔進了海底,隻是帶了兩塊五六噸重的岩石回來做紀念。

創新是企業發展的靈魂

記者:這兩年你們都完成了哪些穿越工程?

史占華:2004年杭州甯波天然氣輸氣管道曹娥江水平定向鑽穿越,它創造了同類管道穿越距離最長的國内記錄;2005年西氣東輸與陝京二線滹沱河水平定向鑽穿越,它創造了中石油大口徑管道施工史上的經典;2005年西氣東輸上海輸氣管網廟港、蘆潮港、興隆港定向鑽水平曲線穿越中,成為國際國内最小誤差新記錄保持者,誤差僅為0.3米;2005年多家施工受阻的情況下,北京六環路“卡脖子工程”新月友河水平定向鑽穿越提前4天完成任務……

記者:下一個項目是什麼?

史占華:如今我們已經開始研制燃料電池項目。我成立華元機電工程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的目的就是為了依托北京的科技資源進行項目研究。燃料電池是高科技産品,它将廣泛應用于科技、軍事等領域,國防意義重大。它和普通電池不一樣,普通電池是把電存進了容體再釋放,而燃料電池是用燃料直接發電,容量巨大,攜帶方便。

中國科技發展速度與歐美相比,專家說中國20年後才能進行研制,現在研究成本巨大。也有朋友這樣勸阻我。不過,我覺得,20年?太遠!我們願意做這個項目,我們向中國科學院主動請纓,現在已經簽訂了合作協議,我們掙來的錢大部分将投入這個項目研究中。雖然屬于國防科技項目,我們同樣有責任。

我們下一步的目标是進行用于國防領域的燃料電池的研制,成立華元科研院,建立廊坊液壓廠……等我沒有更高要求時,也就是我幹不動了。

人生就是為了做正直而純正的事情

記者:您的企業招聘什麼樣的員工?

史占華:我們招聘的方法有些特别,中專畢業的也可以,大專畢業的也可以,本科的更歡迎。我們試用時,推薦一些專業書籍或是自然科學方面的書籍,請他們讀,從他們的讀後見解之中就可見其發展潛力。學曆并不重要,關鍵是在實際中的鑽研成果和潛能的發揮。在科研開發部的一幫年輕人中,個個都是技術創新能手,都是敢于攻關的拼命三郎。

記者:您覺得青年人應該為了什麼而工作?

史占華:工作固然是為了生計,但是比生計更可貴的就是在工作中充分挖掘自己的潛能,發揮自己的才幹,做正直而純正的事情。人生就是為了做事情,發揮出自己的潛能,不要隻為薪水而工作,那樣就會沒有了更高的目标,也不是一種好的人生選擇,最後受害的不是别人,而是他自己。

在我們公司的開支中,技術創新獎發得最多,加班費發得少,我們不提倡加班,一天8小時之外,他們就到公司圖書室借閱與他們生産和工作相關的書。技術書籍和技術樣品開支多,招待費開支最少。我覺得青年人不為薪水而工作,才是大家不斷追求創新的原動力。

記者:您的員工是怎樣工作的?

史占華:我們公司300多名工人,平均年齡在35歲以下,他們都從不習慣到很喜歡這種技術創新的自我挑戰。從而實現人生的價值。比如張德亮,已經是制造廠4年的廠長了,他進廠時僅是個一般的焊工,可如今哪台車床他都會操作,焊、車、钣、鑽、鉗,都是他的強項,從技術工人到廠長奮鬥了8年時間,他入廠前曾是東北一家造紙廠混日子的小工人。

創造比生産更高一籌。制造廠近百名工人都是老員工。他們都習慣了不斷創新的工作方式。認為總是在同新事物見面。用他們的話說,他們總是在創造。他們拿到圖紙後,每個人都能很快地進入角色,你生産什麼,他生産什麼,不用去分工,都心知肚明;每人掌握的車床能幹什麼活兒怎麼幹,都了如指掌;有了問題及時反映,圖紙設計與實際生産中有差距的,他們都能提出意見和改進方法。在這裡,在制造廠,沒有上牆的制度,沒有什麼操作規程、沒有指揮,都各司其職,在任務面前,都知道自己工作的切入點在哪裡。

記者:您的工作習慣是怎樣的?

史占華:我從清華大學畢業到國家機關後,每月都給自己制定周密的學習計劃,每天都要學習工作到晚間12點,這些良好習慣堅持了幾十年。如今,我每天都要學習工作到淩晨2點,早上7點醒來,在床上靜思一小時,考慮當天的工作,考慮技術難題。同時我更喜歡自我加壓,喜歡給自己設立新高度出難題。


在線客服 華元機電
客服電話
  • 0316-6080020